当前位置:会辟资讯资讯染发
染发
2022-11-24

作者:马未都 摘自:《杂文月刊》2019年第12期

因经常出镜,有朋友劝我染发,说那样显得年轻。我说,皮都松了,染了未必有用。

另一个朋友听说后马上来劝我,千万别染发,否则痛苦不堪。问其缘由,他以亲身经历告诉我,染了就要永远染。几天不染,寸发高升,根部一层白茬,黑发腾云驾雾一般,不像头发了,倒像一顶帽子,难看之极。

我小时候头发浓黑,听老人讲,贵人不顶重发,心里还曾感觉怪怪的。父亲头发不多,属“过桥式”;我的头发随了母亲,可早白不随,母亲在我现在这个年龄时头发还不算太白。

在头发这个问题上,上天是公平的,浓密硬发早白,稀疏软发早脱,很少见老人有一头又黑又硬的头发。康熙皇帝晚年头发也白,大臣们拍马屁,弄了些中药丸子让他吃。康熙就問:“这是什么药?”大臣说:“这叫乌发丸,皇上吃了不白发。”

康熙的回答被载入史册:“你们见过历史上有几个白发皇帝,朕若须发皓然,岂不成为千古美谈?!”

说康熙是一个伟大的皇帝,从这等小事就可以看出一二。辩证地看别人的人生易,辩证地看自己的人生难。我去理发,常被理发师规劝:“染染发吧!”我开玩笑说:“我还指望这一头白发蒙事儿呢!”理发师遂说:“那就染成全白的,包您满意。”

(田龙华摘自《杂文月刊》2019年第12期)

如您发现有部分资讯内容不显示,请直接复制链接选择浏览器打开,不要使用微信打开。

会辟资讯    手机版    网站地图    QQ号:1587901230